欢迎访问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中心网站
首页 > 中国马克思主义 >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的素养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的素养

作者: 傅其林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阅读:415     2024-04-23 14:37:56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这深刻表明了理论的重要性与理论产生的时代必然性,是对理论工作者的巨大激励。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立足于人类实践创新,不断与时俱进,在中国文艺实践中发挥着重要的理论阐释和思想引领作用,不断推动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发展。在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要实现理论的价值、发挥理论的功能,需要具备四种基本素养。   第一,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具备对理论的执着和热情。   习近平总书记曾引用王国维论述治学的三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学习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同样要有这三种境界。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具有抽象性和普遍性,既涉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命题,也涉及普遍的哲学概念、范畴与思想,需要研究者深入辨析,洞察理论的原点、内在体系以及逻辑演变规律。马克思和恩格斯皆是卓越的理论家和哲学家,他们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的古希腊哲学,康德、黑格尔等的德国古典哲学,亚当·斯密、李嘉图等的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以及圣西门、傅立叶等的法国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密切对话,辨析他们哲学思想的价值和缺陷,从而建立起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部分,是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基础的。   20世纪涌现的一大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诸如列宁、毛泽东、卢卡奇、阿多诺、哈贝马斯等,无不对理论有着浓厚的兴致,他们既是哲学家也是文艺理论家,他们结合现代社会实践与文艺活动,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与现代新理论激烈交锋,对文艺理论的基本命题进行创造性探索,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丰硕成果。列宁的“反映”、毛泽东的“矛盾论”、卢卡奇的“物化”、阿多诺的“文化工业”、哈贝马斯的“交往行动”等概念,都呈现出关键概念的原创性和理论范畴的普遍阐释力,彰显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强大生命力。新时代给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研究者不仅要构建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而且要有效地阐释文艺实践活动,在与世界理论的对话中展示中国理论的力量和有效性,实现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新飞跃。   第二,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有完善的知识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是随着时代、实践、科学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体系,它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知识体系是一个学科构成的关键概念、重要范畴和主要框架。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是一个复杂的知识体系,是科学地整体性阐释文艺活动的理论体系。它既有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来源,也是马克思之后的文艺理论家加以系统阐释与建构的结果。伊格尔顿在他和米尔恩1996年主编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中提出了人类学批评、政治批评、意识形态批评、经济批评四种批评模式。冯宪光在《当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本体论形态问题》中认为,这四种批评模式构建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知识体系。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还包括许多知识问题,可以归纳为六种基本知识形态。一是实践美学。《巴黎手稿》《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实践论》等著述折射出,实践是理解文艺的根本范畴。二是现实主义理论。文艺是社会现实的反映,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基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形成的文艺理论观。三是文艺现代性理论。马克思、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现代性进行了激烈批判,并辩证地汲取其合理因素,形成了新的现代性理论。文艺现代性既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重要内容。中国式现代化命题则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先锋理论与知识范式。四是文艺符号学。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语言、形式、结构、话语进行了思考,奠定了语言符号的历史唯物主义基础。这激发了毛泽东对形式主义的尖锐批判、对民族形式的辩证审视以及对语言表达的鲜明强调。五是文体理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关注总体意义上的文体,立足于媒介、形式、内容、历史、意识形态等元素的整体视野,形成了对文体存在方式的内在性审美理解、历史社会根源和政治意识形态的系统认知,建构了文体社会学的知识体系。六是文化理论。这既涉及马克思主义的文化革命理论、文化意识形态、文化政治等命题,还涉及大众文化、文化政策、民间文化等内容,是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化转向的重要维度。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以六种主要的知识形态构成了复杂的知识网络,既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知识原创性,又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现代最新知识体系的对话。在新时代,研究者需要不断完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知识体系,立足于实践不断创新知识结构,提出具有阐释力的原创性话语,建构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知识体系。   第三,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具备全球文明的视野。   2023年3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发表了题为《携手同行现代化之路》的主旨讲话,首次提出全球文明倡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各国前途命运紧密相连的今天,不同文明包容共存、交流互鉴,在推动人类社会现代化进程、繁荣世界文明百花园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指出,“我们要拓展世界眼光,深刻洞察人类发展进步潮流,积极回应各国人民普遍关切,为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作出贡献,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襟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推动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具有全球文明视野的典范。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们尖锐地批判了资产阶级所建构的世界文明模式,认为资产阶级通过交通和资本的力量“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他们按照资产者的面貌创造一个全球世界,“使未开化的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与之不同,马克思和恩格斯主张每个人自由发展的共产主义文明。马克思提出了基于民族发展的世界文学概念:“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来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要具备全球文明视野,不仅要有中国文学的基础知识,也要关注欧美文学、俄苏文学与东欧文学、亚洲文学与非洲文学,不断探寻世界文学共同体的可能性基础,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从世界文艺研究中彰显全人类共同价值。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以全球视野关注人类文明史、世界形势、世界文艺活动和最新理论思想。只有具备全球文明的视野,才能科学回答中国之问、世界之问、人民之问、时代之问。   第四,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具备丰富的审美经验积淀。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是立足于文艺实践的创新理论,这要求研究者需要具备丰富的审美经验,从审美经验中凝练问题、检验理论的有效性,实现理论创新。阅读马克思的理论著作,我们能够感受到理论的审美性,这与马克思的文学创作经验和审美阅读体验相关联。据法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拉法格回忆,马克思“能背诵海涅和歌德的许多诗句,并且常在谈话中引用他们的句子;他经常研读诗人们的著作,从整个欧洲文学中挑选诗人,他每年总要重读一遍埃斯库罗斯的希腊原文作品,把这位作家和莎士比亚当作人类两个最伟大的戏剧天才。他特别热爱莎士比亚,曾经专门研究过他的著作,连莎士比亚剧中最不惹人注意的人物他都熟悉”。   做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要热爱文艺,深入体悟文艺之微妙。否则,文艺理论将成为没有文学的理论,理论也将因为缺乏审美积淀而成为纯理论,导致理论本身的异化与枯竭。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在世界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具有突出地位,这与他卓越的诗词创作经验与文学欣赏经验的积淀密不可分。他是理论家兼文学家身份的统一,是中国传统文学批评家兼创作家模式的传承与创新。青年卢卡奇以易卜生为楷模,立志成为一名剧作家,他组织过塔利亚剧社,排演戏剧。卢卡奇的一生沉浸于多种文艺审美经验之中,即便对于他反对的现代主义文学,诸如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他也有入木三分的洞察,其对意识流文学蒙太奇特性的理解,至今仍然是有启发性的。   在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者需要继承马克思所开创的理论道路,融入人类丰富的文艺审美活动之中,积淀审美体验。研究者不仅要吸收人类历史上的文艺审美经验,而且要融入最新的文艺审美实践,特别是数字化、网络化的文艺经验,与新时代、新经验同行。只有如此,才能建构起具有文学性的文学理论,具有艺术性的艺术理论,具有鲜活时代性的新理论。也正是在这种理论建构中,研究者成为感性与理性的主体,实现理论的创造以及自身价值追求的充实,成为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同时,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要回应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中国之问、世界之问、人民之问、时代之问。这需要研究者具备丰富的理论素养,以对理论的执着和热情,完善知识体系,胸怀全球文明的视野,积淀丰富的审美经验,建构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理论。   (作者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党委书记)   审核:尹书博   责任编辑:李培艳   网络编辑:王晏清 (https://www.cssn.cn/skyl/skyl_skyl/202404/t20240423_5747457.shtml)